被窝里福利小说--資訊中心
被窝里福利小说-資訊中心
行業新聞 | 企業物流 | 海運信息 | 物流知識 | 物流技術 | 物流展會 | 物流期刊 | 行業軟件 | 數據與指數 | 法律法規 | 企業招聘
新聞搜索
關鍵字:
推薦圖片
集裝箱海鐵聯運構築東北物流“黃金通道
熱點文章
·集裝箱海鐵聯運構築東北物流
·昆船填補物流自動化技術國內
首頁 >> 行業資訊 >> 物流案例 >> 查看詳細信息
全程物流業務中,貨代承擔哪些責任?
(時間:2009-6-24 8:56:14)
信息來源:在線國際商報

  案情原告:某塑料公司

  被告:某貨運公司

  第三人:某貨代公司

  2006年9月27日,原、被告簽訂《報關運輸代理協議書》,約定被告接受原告的委托辦理貨物的進出口業務,包括貨物進出口運輸訂艙、配載、報關、裝船、交接貨物及郵寄相關單證。貨物出運後被告負責將承運人簽發的提單等結匯文件轉交原告或憑原告的保函辦理電放提單等事宜。原告將貨物運至被告指定的上海港區後,由此直至貨物報關、海運、清關、運送至利卡西的全程操作由被告負責。費用以傳真確認為準,貨到德班付清海運費和清關費用,貨到工廠接收後付清其餘款項。此後,被告與第三人簽訂了有同樣委托內容的《報關運輸代理協議書》,並將貨物報關、海運、德班清關並運至利卡西的全程業務操作交第三人負責。同年9月15日,原告向被告書麵確認涉案業務的費用為13,000美元,並已實際支付。同年10月30日,被告向第三人書麵確認涉案業務的費用為11,000美元和人民幣2,945元,也支付了確認的費用。同年10月11日,10,000條集裝袋貨物從上海港報關出口,地中海航運公司為承運人。出口貨物報關單上記載的經營單位和發貨單位均為原告,運抵國剛果,成交方式CIF,貨物總價80000美元。同年12月26日,第三人致函被告,告知被告委托出運的貨物將被安排於2007年1月5日由約翰內斯堡出運至利卡西,預計到達日為1月20日。其中6,000條集裝袋已運達目的地並被收貨人提取,但剩餘4,000條集裝袋未按約運達目的地。為此,原告請求判令被告和第三人連帶賠償37200美元(包括4,000條集裝袋的貨款損失32000美元和4,000條集裝袋的運費5200美元)以及退稅損失人民幣26961元。

  裁判上海海事法院認為:原告與被告簽訂的《報關運輸代理協議》和被告與第三人簽訂的《報關運輸代理協議》均屬委托合同。原告將涉案貨物從上海港報關出運至利卡西的全程業務委托被告辦理,被告又將相同的業務委托第三人辦理,根據合同約定的內容和合同的實際履行,可以認定係爭合同的實質係涵蓋運輸委托和貨代委托的概括性委托,被告和第三人應分別根據兩份《報關運輸代理協議》,將貨物安全運達利卡西並依約交付,不能完全履行合同義務須承擔合同責任。另外,上述合同係兩個獨立的合同,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原、被告之間的合同不能約束第三人,各方當事人的權利和義務應當根據不同的合同關係獨立享有和承擔,故原告向第三人提出的訴訟請求不能予以支持。

  根據貨物報關單的記載,10000條集裝袋的總價為80000美元,庭審中,原告確認已收到貨款50000美元,因貨物未交付收貨人而造成原告的貨款損失為30000美元。原告關於4000條集裝袋的損失為32000美元的主張並無證據證明,原告的損失應以實際遭受的損失來計算,故對於其主張的損失中超過30,000美元的部分不予支持。根據出口報關單記載,涉案貨物的成交方式為CIF,原告在主張賠償的請求中既要求被告承擔貨款損失,又要求其承擔運費損失,該主張屬於重複計算,對於原告關於運費損失的訴訟主張不予支持。由於原告未提供出口退稅所必備的相關單據,無法證明其退稅損失的實際存在,應承擔舉證不能的後果。

  綜上,上海海事法院判決被告向原告賠償30000美元,駁回原告對第三人的訴訟請求。一審宣判後,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

  評析概括性委托合同中貨運代理人的責任認定貨運代理合同是指委托人和受托人約定,由受托人為委托人處理貨物運輸及相關業務的合同。“貨物運輸及相關業務”,具體包括訂艙、倉儲、監裝、監卸、集裝箱拚裝拆箱、包裝、分撥、中轉、短途運輸、報關、報驗、報檢、保險、繕製單證、交付運費、結算交付雜費等貨運代理人所從事的具體業務,嚴格意義上的貨運代理人的責任就在這一業務範圍內,業務性質主要針對貨物運輸的輔助手續,一旦貨物順利出運,貨運代理人的義務即告終止。對於超出上述範圍以外的貨物損失,貨運代理人不承擔責任。而本案中,委托人將涉案貨物從裝運港報關出運至目的港的全程業務委托受托人辦理,實質係涵蓋了運輸委托和貨代委托的概括性委托合同,貨運代理人是全程受托人;且雙方權利義務在合同中得到明確約定,貨運代理人應對貨物的全程運輸直至將貨物安全運達目的港並交付收貨人負責。因此,涉案的《報關運輸代理協議》雖名為“代理”,合同所規定的權利義務卻遠遠超過了傳統意義上“代理”的含義,更接近於物流合同關係中委托人和受托人的關係。

  委托人明知受托人與第三人簽訂內容相同的合同而未表示反對的,不能認定轉委托成立

  委托合同的基礎,即在於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間的相互信任,因此,受托人原則上應親自處理受托的事務,不得將自己受托的事務擅自轉托他人辦理。受托人所為轉委托未經委托人同意的,委托人和次受托人之間不產生直接的權利和義務關係。次受托人處理委托事務的行為應視為受托人自己的行為,並由受托人對該行為承擔責任。本案中,委托人和受托人簽訂了貨代合同後,受托人又和第三人簽訂了有同樣委托內容的貨代合同,委托人明知這一情況而未表示反對,並不能據此認定為“轉委托經同意”。此處的“同意”應當是以明確意思表示的方式作出,不能擴大解釋為不表示反對即是默示同意,隻有在法律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才能作出默示推定。尤其在以委托人、受托人之間信任關係為基礎的委托合同中,明示之“同意”,為委托人對次受托人表示“信任關係”、並願意與之建立直接委托關係的必要前提。從立法本意出發,不能認為將“默示”認為是“同意”的表示。因此,本案中,雖然委托人知道受托人與第三人簽訂了相同內容的合同,但是並不能就此得出委托人同意轉委托的意思表示,三方之間仍然是兩個獨立的合同關係。

  貿易合同中買賣雙方對國際貿易術語的約定對全程委托合同中委托人損失的認定是否產生影響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107條的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違約責任主要具有補償性,這種補償性是指違約責任旨在彌補或補償因違約行為造成的損害後果。因為作為違約責任主要形式的損害賠償應當主要用於補償受害人因違約所遭受的損失。受害人也不能因違約方承擔責任而使其獲得額外的不應獲得的補償。本案中,原告既要求被告賠償貨物損失,又要求被告賠償運費損失。涉案貨物的成交方式為CIF,該貿易術語是綜合考慮貨物成本、運輸和保險而確定貨物價格的一種方式,涉案貨物的價格是在綜合考慮運輸費用等因素後確定的,故原告關於運費損失的主張存在重複計算的情況,原告的損失應以其實際遭受的損失來計算,即未收到的貨款損失30000美元。

  上海海事法院 潘燕

關閉窗口打印該頁
本信息真實性未經證實,僅供您參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