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資訊中心
AG亚游集团-資訊中心
行業新聞 | 企業物流 | 海運信息 | 物流知識 | 物流技術 | 物流展會 | 物流期刊 | 行業軟件 | 數據與指數 | 法律法規 | 企業招聘
新聞搜索
關鍵字:
推薦圖片
集裝箱海鐵聯運構築東北物流“黃金通道
熱點文章
·集裝箱海鐵聯運構築東北物流
·昆船填補物流自動化技術國內
首頁 >> 行業資訊 >> 物流案例 >> 查看詳細信息
憑善意保函提貨的效力認定
(時間:2009-6-24 8:56:14)
信息來源:法律教育網

  [案情]

  原告:納瓦嘎勒克西航運有限公司(NAVALGALAXY SHIPPING LIMITED)(以下簡稱納瓦公司)。 

  被告:中國冶金進出口山東公司(以下簡稱冶金公司)。

  1995年5月,被告冶金公司與澳大利亞新人山公司(MT-NEWMAN JOINT VENTURES)簽訂了進口60500公噸鐵礦砂的買賣合同。1995年6月28日,上述貨物在澳大利亞黑德蘭港裝上了原告納瓦公司所屬的“STONE GEMINI”輪,當日該輪船長簽發了一套三份指示提單。提單記明的托運人為新人山公司(MTNEWMAN JOINT VENTURES),收貨人為憑指示,通知方為被告冶金公司,裝港為黑德蘭港,卸港為青島,數量為60500公噸鐵礦砂,運費支付方式依據租船合同,租船合同條款並人該提單。1995年7月10日,“STONE GEMINI”輪抵達青島港,由於被告冶金公司尚未通過其開證行青島交通銀行取得正本提單,於是便向“STONE GEMINI”輪船長出具了擔保函,並請求原告向其放貨。該擔保函內容如下:致“STONE GEMINI”輪船長,貨物名稱為散裝鐵礦砂,貨物數量為 60500公噸,船長先生:上述貨物已經由貴輪裝運給我方,但相關提單尚未到達。作為收貨人,AG亚游集团在此請求您,在我方沒有交付正本提單的情況下於青島港向我方交貨。如果貴方同意以上請求,我方則做出以下承諾:1、我方在此向貴方及貴方代理人保證,應我方要求交貨而產生任何性質的損失和損害,貴方免除一切責任。 2、如果就上述貨物的交付貴方或貴方的任何代理人被提起訴訟,我方則將隨時向貴方或貴方的代理人提供足夠的資金以承擔上述訴訟結果。3、如果船舶或任何其他屬於貴方所有的財產被扣押,或者可能遭受被扣押的危險,我方將提供保釋金或其他擔保以阻止扣押或保證該船舶或者其他財產被解除扣押,以及向貴方賠償由此產生的損失、損壞或因扣船而引起的其它費用。4、一旦我方收到或占有上述貨物的正本提單,我方將向貴方交付上述提單,同時我方的責任終止。5、在貴方首先追訴本保函涉及的他人的情況下,我方對本擔保函所涉及的每一方五條件地承擔連帶責任,而不管該方是否為該擔保函下的相對人。6、此擔保函由英國法律調整,擔保函下的每一個責任人在貴方同意下應將糾紛提交英國高等法院管轄。中國冶金進出口山東公司,九五年七月七日。原告接受了被告出具的上述保函,並將“STONE GEMINI”輪所載貨物全部交付給被告冶金公司。

  本案所涉進口貨物的貨款支付方式為跟單信用證付款,該信用證的申請方為被告冶金公司,開證行為青島交通銀行,議付行為澳大利亞西太平洋銀行(WEST-PAC BANKING CORPORATION),信用證的受益人為金達利貿易有限公司(JINDALEE TRADING CO.,PTYLTD)和新人山公司(MTNEWMAN JOINT VENTURES),該信用證後來修改為新人山公司為受益人。1995年7月3日,西太平洋銀行收到了來自作為新人山公司銀行的西部銀行的全套預付單證,7月4日,金達利公司給冶金公司出具了金額為1754622美元的臨時發票,其中貨值917276美元,運費786500美元,112天的臨時利息50886美元。7月6日,西太平洋銀行向新人山公司支付了全部貨款,並且應金達利貿易有限公司請求支付了運費。隨後,西太平洋銀行將上述所收到的全套單證於7月6日寄青島交通銀行承兌,但青島交通銀行以單證存在不符點為由拒絕承兌,該批貨運單證遂被退回至西太平洋銀行。在得知本案貨物已由收貨人(即本案被告)冶金公司憑保函提走後,西太平洋銀行便於1995年10月與冶金公司就貨款支付問題開始協商,1996年1月17日,冶金公司確認了由西太平洋銀行提出的建議,即冶金公司承認提取了價值1754611.95美元的60500噸鐵礦砂,該款項應在1995年10月26日前償付給西太平洋銀行,該銀行同意冶金公司賣貨後用其所得款項支付,冶金公司盡力在1996年3月全部還清上述債務,主債金1754611.95美元記人冶金公司借方賬戶,餘額也應根據要求支付,從1996年3月31日前利率定為7.5%.1996年2、3月間,西太平洋銀行收到了冶金公司根據此協議支付的兩筆款項合計699970美元。但自此之後,冶金公司再未支付剩餘款項。 

  1996年10月15日,西太平洋銀行向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地區聯邦法院提出扣押本案原告納瓦公司所屬"STONE GEMINI"輪的申請,同時責令納瓦公司提供140萬美元的擔保,該法院於同日將“STONE GEMINI"輪予以扣押,10月18日,上述船舶在提供足額擔保後被釋放。之後,西太平洋銀行又以"STONE GEMINI"輪為被告,並以該輪無正本提單放貨為由訴至新南威爾士聯邦法院,該法院在經過開庭審理後,於1999年7月16日判決西太平洋銀行勝訴,”STONE GEMINI"輪及其船東納瓦公司(即本案原告)敗訴,並由其賠償勝訴方1316793.38美元(其中本金1054611.95美元加利息262181.43美元),判定金達利公司賠償納瓦公司損失114630.14美元。上述判決結果納瓦公司已於2000年1月18日履行完畢。同時,該公司又支付了從判決之日起到實際支付之日止的利息36340.54美元及案件受理費150000澳大利亞元(折合94830.48美元)。 

  另,原告納瓦公司所屬船舶"STONEGEMINI"輪在澳大利亞被扣押期間已期租給澳大利亞的“Shadab Pty Ltd.”每天的租金為6250美元,從1996年10月15日1900時被扣押至10月18日1540時被釋放折合天數為2.8611天,共損失租金17881.88美元。為使船舶釋放,本案原告委托Den norske Bank向西太平洋銀行出具擔保金140萬美元,至2000年1月18日共產生利息225087.8美元,擔保手續費11722.85美元,同時,為在澳大利亞法院參與訴訟,本案原告納瓦公司支出律師費225107.83美元。

  另,依據英國1980年時效法(Limitation Act l980),就合同違約之訴的訴訟時效期間為6年。

  原告納瓦公司履行了澳大利亞法院判決,並遭受扣押船舶損失及提供擔保損失後,依據被告冶金公司出具的保函多次向被告追償以上所遭受損失,但被告以種種理由拒付,遂於1997年2月 28日訴至青島海事法院,要求判令被告支付原告的損失,包括履行澳大利亞判決的損失、利息、訴訟費用1447964美元,律師費 225107.83美元,船舶被扣押損失的租金、燃油、擔保費274971.07美元,在本案中提供反擔保費用128.15美元,以及上述利息損失91474.27美元,共計2042267.17美元。

  被告冶金公司在答辯期內未提交書麵答辯狀,但在庭審時辯稱:1、在通常情況下,承運人應憑提單交付貨物,但本案原告是憑保函交貨,保函不受法律保護,應屬無效,由此而給原告造成的損失,應由原告自己承擔;2、按中國海商法規定,原告向被告起訴的時效為1年,原告在憑保函交付貨物時(1995年7月)即已認識到自己的權利受到侵害,但時至1997年2月才起訴,原告的訴訟請求已超過訴訟時效;3、西太平洋銀行對原告是無訴權的,在西太平洋銀行與被告達成協議時,正本提單已喪失貨權憑證的作用,故澳大利亞法院的判決為錯誤判決,原告應就此判決提出上訴。請求法院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在本案庭審中,原告堅持按被告方出具的保函中確定的準據法——英國法律來處理本案,被告則主張適用中國法律來處理本案。2001年3月22日,原告代理人向法院提出申請,因英國法“對於調整保函的規則及確定保證人責任與義務的相關案例經過多方努力仍未查明”,申請有關被告向“STONE GEMINI"輪船東出具的保函的法律關係適用中國法,而有關本案的訴訟時效則適用英國 1980年時效法。 

  [審判]

  青島海事法院受理案件後,由於原告在澳大利亞法院的訴訟正在進行,應原告的申請,裁定中止案件的審理,1999年7月16日,澳大利亞法院做出判決,2000年1月18日,原告履行該判決完畢,應原告申請,案件恢複審理。其間,因外國法的查明及境外取證、辦理相關文件的公證認證手續等程序,應當事人申請,案件審理予以延期。

  青島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冶金公司在尚未收到正本提單的情況下,向原告納瓦公司出具保函以提取貨物,並在保函中注明“上述提單尚未到達”,“一旦我方收到或占有上述貨物的正本提單,我方將向貴方交付上述提單,同時我方的責任終止”,由此可見,被告冶金公司在出具保函時是善意的,原告納瓦公司在接受保函時亦持有善意態度。被告出具保函,原告接受保函,並未惡意針對第三方或對第三方構成欺詐,隻是後來因開證行青島交通銀行以單證存在不符點為由拒付貨款,才使得被告冶金公司得不到正本提單,無法將提單轉交原告換回保函,同樣也才使得議付行澳大利亞西太平洋銀行在將貨款議付給賣方後,因開證行拒付,從而無法收回貨款,導致在澳大利亞法院的訴訟。故原、被告之間簽訂的保函對雙方當事人是合法有效的,雙方構成合同關係,原、被告均應受其約束。依據該保函,被告冶金公司應賠償原告納瓦公司應被告要求交貨而產生的任何性質的損失和損害,如果本案原告因無單放貨而被提起訴訟,被告冶金公司還應提供足夠資金以承擔上述訴訟後果,同時被告還應承擔因原告無單放貨而導致船舶被扣押造成的損失及為此提供擔保以使船舶被釋放等。故被告冶金公司應賠償原告在澳大利亞判決書中確定原告應承擔的損失和費用,原告船舶被扣押所產生的損失和費用,以及原告在澳大利亞法院參加訴訟支出的律師費。上述各款項所產生的利息損失,被告亦應予以賠付。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規定:“涉外合同的當事人可以選擇處理合同爭議所適用的法律,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本案中,被告在未收到正本提單的情況下,為使貨物被釋放而向原告出具的保函中明確約定該保函由英國法律調整。原告為此向法院提交了英國1980年時效法及相關案例,但未能提交英國法關於調整保函的規則及確定保證人責任與義務的相關案例,為此,原告申請有關被告向原告出具的保函適用中國法律進行處理。而有關本案的訴訟時效則適用英國1980年時效法,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對民法通則的解釋意見第195條“涉外民事法律關係的訴訟時效,依衝突規範確定的民事法律關係的準據法確定”,法院認為,原告的上述申請於法有據,應予支持。

  被告冶金公司在答辯時稱,本案所涉保函是無效的,不受法律保護,由此而給原告造成的損失,應由原告自己承擔。法院認為,本案中的保函是在被告冶金公司暫時未收到正本提單的情況下,出具保函提取貨物,原告作為保函接受方,被告作為保函出具方,並未有對正本提單持有人進行欺詐的故意,因而在出具保函時原、被告雙方均為善意的,故該保函對第三方無約束力,但對原、被告雙方是有法律效力的,原、被告雙方均應受該保函約束。被告在答辯時還稱,依照中國海商法的規定,原告對被告起訴的時效為1年,從原告收取保函放貨即95年7月起算,但原告直至97年2月才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對此觀點,法院認為,本保函適用英國律。根據英國1980年時效法就合同違約之訴的訴訟時效為6年,原告起訴並未超過該法規定的訴訟時效,因此原告應受法律保護。被告在答辯時還辯稱,西太平洋銀行對原告是無訴權的,在西太平洋銀行與本案被告達成協議時,正本提單已喪失物權憑證的作用,故澳大利亞的判決是錯誤的。對此觀點,法院認為,雖然正本提單持有人已與本案被告達成協議,但被告隻是部分地履行了該協議,並未完全履行,在此情況下,正本提單並未失去其物權效力,西太平洋銀行既可以選擇以無正本提單放貨為由起訴本案原告,也可依協議來起訴本案被告,西太平洋銀行在澳大利亞法院選擇本案原告為被告進行起訴並無不當,且澳大利亞法院的判決業已生效並且執行,法院以此判決確定原告的損失並無不當。 

  綜上,原告納瓦公司關於在澳大利亞判決中確定由原告(即澳大利亞判決中的被告)承擔的損失和費用,原告船舶被扣押產生的損失和費用,原告在澳大利亞法院參加訴訟所支出的律師費用,以及上訴各款項所產生的利息損失的訴訟請求,理由正當,證據充分,應予支持。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證據不充分,理由不當,不予采信。被告冶金公司的答辯理由不當,證據不充分,不予采納。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06條第一款、第111條、第145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第269條,英國1980年時效法第一部分第5條,於2001年4月4日判決如下:

  被告中國冶金進出口山東公司賠償原告納瓦嘎勒克西航運有限公司(NAVALGALAXY SHIPPING LIMITED)支付澳大利亞判決中確定的損失1316793.38美元、利息36340.54美元,澳大利亞法院訴訟費用150000.00澳大利亞元(折合94830.48美元),原告所屬“STONE GEMINI”輪被扣押期間產生的租金損失17881.88美元,原告為使船舶釋放提供的擔保金的利息損失225087.80美元,擔保手續費11722.85美元,原告在澳大利亞法院所支出的律師費225107.83美元。以上合計1927764.76美元,由被告賠償原告並支付上述款項所產生的利息損失(利息以自2000年1月19日起至本判決生效之日止按我國銀行同期存款利率計算)。 

  判決做出後,被告冶金進出口山東公司不服該判決,上訴於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開庭審理後,於2001年9月24日作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憑保函提貨糾紛案。在國際海上貨物運輸中,承運人接受保函放貸給收貨人後,可能引起兩個訴訟,即托運人訴承運人的無單放貨糾紛訴訟和承運人依保函向收貨人(即出具保單人)進行追償的履行保函訴訟。本案屬於後者,主要涉及以下兩個問題:

  一、保函的效力問題

  這一問題是本案一審中的一個重要問題,也是被告冶金公司亡訴至二審時的焦點問題。在國際海上貨物運輸中,提單運輸已成為最為普遍的貨物運輸方式。而正本提單則是用以提貨、結匯的重要單證。正本提單持有人憑正本提單有權要求承運人交付貨物,而承運人也負有向正本提單持有人交付貨物的義務。但由於近年來航運事業的快速發展,運輸時間逐漸縮短,提單的流轉卻仍然按照傳統的方式,環節多、速度慢,往往造成貨物已運抵目的港,而提單尚未到達收貨人手中,致使收貨人無法在目的港憑正本提單提貨的局麵。這樣,逐漸出現了以副本提單等正本提單以外的其他單證連同保函先予提貨的習慣做法。保函放貨衝擊了提單物權憑證的法律地位,使物權憑證與物分離。承運人可以選擇接受或不接受保函,但如果接受保函放貨,承運人向正本提單的持有人交付貨物的義務卻仍未解除,這樣承運人將有可能麵臨承擔向正本提單的持有人交貨不能的法律後果和責任的風險。

  在國際上,調整提單運輸的國際公約有1924年的《統一提單若幹法律規定的國際公約》(《海牙規則》)、1968年《關於修訂統一提單若幹法律規定的國際公約議定書》(《維斯比規則》)以及《1978年聯合國海上貨物運輸公約》(《漢堡規則》),但其中均未對憑保函提貨的行為予以規範和調整,我國《海商法》中也未涉及。對這一問題的解決,現在還處於司法規範階段。一般認為,如果承運人和收貨人在正本提單未到而又急需提貨的情況下,雙方均出於誠心善意,收貨人以出具保函保證承擔因無正本提單提貨可能產生損失的責任,而承運人接受保函交付貨物,這種保函不針對第三人,也不具有對第三人的欺詐性質,這樣的保函應視為有效,對當事人具有約束力。但是承運人不能以保函來對抗善意的正本提單持有人。當正本提單持有人向承運人主張權利時,承運人應負賠償責任。如果承運人和提貨人惡意串通欺騙真正的收貨人,提貨人不是將來貨物的所有權人,而以騙取貨物為目的出具保函,承運人明知提貨人不是貨物的所有權人而收取保函放貨,使貨物的真正所有權人持有正本提單而提不到貨,這就構成欺詐,此保函應認定無效。 

  本案屬於上述第一種情況。被告冶金公司是本案所涉貨物的將來的所有權人,從被告冶金公司出具的保函的內容也可以看到其出具保函時的善意:“上述提單尚未到達”,“一旦我方收到或占有上述貨物的正本提單,我方將向貴方交付上述提單,同時我方的責任終止”。而原告納瓦公司也是基於對被告冶金公司此種善意的信任,而善意地接受保函的。雙方當時的行為沒有惡意針對第三方,也未對第三方構成欺詐,所以,此保函應當認定有效。由此,原被告雙方在保函的基礎上形成了合同關係,雙方的權利義務關係應當按照保函的規定進行調整。依據保函,原告納瓦公司因接受保函交貨給被告冶金公司而遭受的在澳大利亞的訴訟中的費用和賠償金、船舶被扣押的損失、為放船而提供保釋金的損失等,應由被告冶金公司承擔。 

  二、外國法的適用問題

  保函被確定有效後,就要看保函中約定的法律適用條款的理解。保函中約定“此擔保函由英國法律調整”,很明顯,這是雙方當事人對法律適用的約定。

  (一)外國法的確定

  1.涉外合同的法律適用問題。涉外合同的法律適用,即是指如何確定合同的準據法,即依照衝突規範,合同應適用何國的實體法。在這一問題上,國際上普遍采用的是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即當事人可以通過協商一致的意思表示自由選擇支配合同的準據法,這是一項古老的原則。發展至今,世界各國的立法和司法實踐中,在尊重當事人選擇法律意願的同時,強調了對意思自治內容的限製,即當事人所選擇的法律,不能違反公共秩序、不能違背強製性規則、禁止不確定的準據法,並且隻能是實體法。當事人沒有意思自治或意思自治不明而無法確定合同準據法的情況下,法院依照“場所支配行為”的原則,以與合同有關的客觀標誌為依據,確定合同的準據法。這是對意思自治的補充。這種客觀標誌通常為合同締結地、合同履行地、法院地、不動產所在地等。而法院確定合同的準據法時,大多會依照“最密切聯係原則”,對與案件有關的各種主、客觀因素進行分析,在上述客觀標誌中選出和案件最具聯係的連結點。

  2.我國對涉外合同的法律適用的規定。《民法通則》首先對這一問題作了規定,該法第145條規定:涉外合同的當事人可以選擇處理合同爭議所適用的法律,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涉外合同的當事人沒有選擇的,適用與合同有最密切聯係的國家的法律。《合同法》第126條、《海商法》第269條也作了類似規定。由此可見,我國涉外合同法律適用的首要原則是當事人意思自治原則,在當事人沒有意思自治或意思自治不明確時,采用最密切聯係原則作為補充。這與國際上的普遍做法是一致的。 

  (二)外國法的查明 

  若當事人選擇的是法院地以外的外國法,這就涉及到外國法的查明問題,外國法內容的查明又稱“外國法內容的確定”,是指法院在審理涉外民事案件時,根據本國衝突規範確定應適用的某外國法後,對該外國法內容如何確定和證明的問題。外國法內容查明的方法取決於有關國家的訴訟製度及其對外國法性質的認定。綜合各國在外國法內容查明上所采取的不同做法,主要有三類,即當事人舉證證明、法官依職權查明以及法官與當事人共同查明。我國目前立法中尚未對外國法內容的查明問題做出明確規定,但有關的司法文件曾對此有明確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93條規定:對於應適用的外國法律,可以通過下列途徑查明:(1)當事人提供;(2)由與我國訂立司法協助協定的締約對方的中央機關提供; (3)由我國駐該國使領館提供;(4)由該國駐我國使館提供;(5)由中外法律專家提供。在實踐中,我國法院將對外國法內容的查明,作為當事人應當舉證證明的證據內容,主要以當事人提供為主,其他方式為輔。當外國法內容無法查明時,各國國際私法實踐通常采取相應方法予以解決,有以法院地法取代應適用的外國法的,也有駁回當事人的訴訟請求或抗辯請求的。我國《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規定,外國法的確定,如果通過多種途徑仍不能查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可見我國在外國法無法查明時,采用的是以法院地法取代應適用的外國法的解決方式。

  在本案中,原、被告雙方在保函中約定“此擔保函由英國法律調整”,這是當事人意思自治的體現。依照國際慣例及我國法律的規定,當事人對適用法律的選擇應當得到支持。原告納瓦公司提交了英國1980年時效法事及相關案例,所以時效問題應當適用經當事人選擇並查明的英國法,對於英國法關於調整保函的規則及確定保證人責任與義務的相關案例,原告納瓦公司未能提供,按照我國的法律規定,保函及當事人的權利義務關係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調整。由此,被告冶金公司提出的訴訟時效和法律適用的抗辯於法無據。

  綜上所述,青島海事法院判決的法律適用及責任承擔是正確的。

  郭俊莉 孫立國

關閉窗口打印該頁
本信息真實性未經證實,僅供您參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