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集团--資訊中心
AG亚游集团-資訊中心
行業新聞 | 企業物流 | 海運信息 | 物流知識 | 物流技術 | 物流展會 | 物流期刊 | 行業軟件 | 數據與指數 | 法律法規 | 企業招聘
新聞搜索
關鍵字:
推薦圖片
集裝箱海鐵聯運構築東北物流“黃金通道
熱點文章
·集裝箱海鐵聯運構築東北物流
·昆船填補物流自動化技術國內
首頁 >> 行業資訊 >> 物流案例 >> 查看詳細信息
張冠李戴貨物被錯誤交換舉證不能貨代為損失買單
(時間:2009-5-20 15:25:25)
信息來源:上海海事法院

  案情

  原告:S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

  被告:F國際貨運有限公司。

  原、被告簽訂有長期出口運輸合作協議,約定由原告委托被告辦理貨物出口訂艙、報關、報驗、裝箱、發單及文件交接等事務。2008年1月,原告受案外人B公司委托後,將一批價值2萬美元的貨物委托被告出運。該批8件貨物包裝為PLYWOODCASES,毛重約10,000公斤,體積7立方米。經進倉前丈量,被告於1月底向原告發出體積增長通知書,要求依實測貨物體積7.6立方米收取費用。4月份,被告再次向原告發出嘜頭不符通知書和體積增長通知書,稱實際進倉的貨物嘜頭與托單不符,且實測貨物體積為5.4立方米。原告向B公司賠償貨損2萬美元後,向海事法院起訴被告,稱貨物在報關過程中丟失,請求判令被告賠償貨損2萬美元。被告則辯稱,雙方間簽訂的隻是框架性協議,且否認收到過涉案貨物出口委托書,故雙方不存在貨運代理合同關係,涉案貨物是案外人B公司委托其出運的;物權代位權除依法律規定外不得隨意轉讓,故涉案貨物損失求償的權利隻能由真正貨主來行使,原告代位求償亦於法無據,且原告也無實際損失。被告還辯稱,涉案貨物被調往海關查驗,但驗畢後因海關放貨錯誤,導致涉案貨物被案外人W物流公司提走。海關要求被告與W物流公司自行換貨,但W物流公司在提貨後已將貨物出運至國外,至今難以追回。

  審判

  法院經審理認為,原、被告雙方間通過簽訂協議建立了貨運代理合同關係,雙方均應按約定享受權利並履行義務。本案中,根據被告兩次就涉案貨物狀況向原告發出的通知書來看,涉案貨物進倉後可能存在因故被調出倉的事實。被告雖稱係接受海關查驗,但未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但就相關貨物兩次進倉後嘜頭及實測體積均與涉案貨物完全不同的情況來看,可推定被告已失去對涉案貨物的控製。被告在履行與原告約定的貨運代理合同過程中,未盡合理、謹慎義務,因過錯致使失去對原告交付貨物的控製,並導致原告的損失,理應予以賠償。據此,法院判決被告向原告賠償貨損2萬美元。一審判決後,原、被告雙方均未提出上訴。

  評析

  被告是否有過錯

  原、被告就涉案貨運代理業務存在貨運代理合同關係,其性質屬於有償委托合同關係。根據《合同法》相關規定,因受托人的過錯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委托人可以要求賠償損失,故有償委托合同的歸責原則為過錯原則。

  從舉證責任負擔角度而言,委托合同的過錯歸責原則不屬於過錯推定,委托人須首先舉證證明受托人存在過錯。故原告須承擔“被告履行涉案貨代業務存在過錯”的舉證責任。

  本案中,原告提供了被告分別發出的通知書,證明了涉案貨物在被告掌控期間失控的事實,並初步證明了被告行為存在的過錯:1、涉案貨物與相關貨物在所標注嘜頭和實際體積方麵的差別是明顯的,應可識別並不易混淆。但被告未盡合理謹慎識別義務,而將相關貨物錯認為涉案貨物。2、被告在明知發生錯認貨物情況下,僅通過再次向原告發出嘜頭不符通知書和體積增長通知書方式要求原告予以確認,且尚無證據表明被告曾以其他適當方式直接告知原告涉案貨物已經失控。在此情形下,舉證責任理應向被告方轉移。且被告作為直接控製涉案貨物的受托人,亦更具有提供證明涉案貨物失控原由的實際能力。被告雖主張涉案貨物失控係海關錯誤放貨或W公司錯誤提貨所致,但卻未能提供任何合法有效的證據加以證明。故應認定被告在履行涉案貨代業務過程中具有過錯。

  原告的損失及索賠

  為證明損失情況,原告向法院提供了案外人B公司出具的說明,證明其已向B公司賠付貨損。被告雖認可B公司出具說明的真實性,但認為除非原告提供實際支付憑證,否則無法證實其存在實際損失。被告還認為,物的求償權係物權衍生權利,專屬於物權所有人享有,故B公司將求償權利轉讓給原告於法無據。法院認為:1、基於被告的確認,B公司對涉案貨物具有處分權。在涉案貨物遭受損害時,B公司有權依據《物權法》的規定,向責任方請求損害賠償。物之損害賠償請求權雖衍生於物權,但其性質屬於債權,故B公司有權讓渡該權利。B公司出具的說明中認可原告有權“向任何第三方責任人主張損失或物權”,證實原告受讓的權利包括損害賠償請求權,原告訴請亦明確要求被告賠償損失而非直接行使物權。2、原告起訴依據的並非是法律規定的代位求償權,而僅是受讓於B公司的普通債權。故原告向B公司的賠償采取何種形式,甚至原告是否已實際向B公司支付上述款項,均不影響其債權的成立。3、本案中,B公司已確認原告向其賠償了涉案貨物損失2萬美元,在被告確認其真實性的前提下,該事實應予認定。

  需要說明的是,本案中確有可能存在被告所述的因被錯換而導致其對貨物失控的情況,關鍵是被告未能有效證明貨物被錯換並非其過錯所致,因此必須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法律後果,對在其掌控期間發生的貨物失控承擔賠償責任。

  汪洋 上海海事法院

關閉窗口打印該頁
本信息真實性未經證實,僅供您參考。未經許可,不得轉載。